武術簡報

在市面上有很多不同纇型的雜誌,但是缺乏了一本專介紹武術的雜誌,相信很多武術愛嗜者希望知道多一點本地武術的動態。在這裡希望能集合大家的力量,創辦一份屬於大家的雜誌。

Sunday, October 08, 2006

〔自然門見聞錄〕之十三

十三.入門

回到了旺角,我們和陳老總分手。由於時間尚早,師父提議先到九龍仔公園練武,然後再去吃飯。

我們到達了公園,師父對我說:「亞錢,剛才你的表演非常好,所以我現在放心教你入門。」

「師父,我不是已經拜過師入門了嗎?現在還要入甚麼門?」
我不明師父意思,於是問師父。

師父說:「我現在正式教你自然門,首先你要先學入門。」

我聽到師父說教我自然門,我精神為之一振。師父終於說出我們的派系了。不過我有點不明:師父說現在要教我自然門,難道我以前所學的不是自然門?師父的說話,似乎高深莫測,而我又不好意思問他太多,恐怕他臨時改變主意,唯有著師父開始教我入門。

師父好像看出我的心事,對我安慰說:「當你入門成功,自然會知道自然門是甚麼。」

師父從附近找來了一塊木板,作為一隻門,向我解釋說:「一隻門應該有上下兩個支點,假如支點設於門中央,這隻門稱為旋轉門,一些較大的銀行,多採用這種門。假如支點設於門的左端,就稱為左掩門;設於右端,稱為右掩門。一隻門除了支點外,還有門閂。有些門的門閂,設於門的上和下的位置;有些則設於門的橫邊。古代的門閂,是用木制的,所以較粗大,而且只設於門的橫邊近中央部位。現在的門閂,多用金屬製成,所以較為幼小,設於門的上下,左右均有。現在將人的身軀和門比較:我們的身軀就是一隻門,我們的腳就是門的支點,手和腳就是門閂。所不同的,這隻身軀門,只有在下一個支點,而沒有在上的支點。好了,門的構造已說完了;致於門的活動,相信人人都知,不用我多費唇舌。至此,我已把自然門的奧妙揭露了一大半,但你能領略多少呢?」

我說:「時下的武術,多數都以一種形做它的基礎,如蛇拳以蛇形為基礎,猴拳以猴形為基礎;而我們的功夫,是以門形為基礎。師父,你認為對不對?」

師父說:「你說對了。現在我要先教你門形,由旋轉門開始。」

原來旋轉門的法度,就是我以前所學各類形格的身法。我們無論做甚麼形格,我們的身體都要不停地左右旋轉。所以,現在學旋轉門並不感到困難。所不同的,是以前師父只著我們的身體左右旋轉,而現在就特別的作為一種形格,作深入的去研究。

我們在公園逗留了三小時,然後去吃飯。晚飯一共用了三十元,我將其餘的四百七十元全部給了師父。師父初時不肯收取全部金錢,後來我勸他將錢多買幾套衣服,鞋等,他終於把錢收下。

自從謝新收了陳老總為徒,他的入息比得上一個商行總經理。據謝新說,陳老總給了他一封一千元拜師利是;另外,每一次教陳老總,都有一百元車馬費,而學費則另外計算。

謝新每天時間的安排:早上在探員俱樂部教鄧探目和一些探員,中午後往探長俱樂部教陳老總,下午到來教我;晚上,又返回探員俱樂部做打雜工作。我為他計算過他每月收入超過五千元。以當時的物價指數來衡量,供一層七百呎旺角樓宇,月供只六百元左右。從此,師父的生活方式也正常起來;只可惜他不能把毒癮戒掉。而最值得慶幸的,他從此不用再返大祠堂了。在我來說,我也希望他能永遠維持這樣的生活,好讓我有較長的時間跟他學藝。

我自從上次在陳老總俱樂部表演過之後,師父不知是感激我,還是對我另眼相看。他每次教我都不辭勞苦的,親自為我練習門形,還把門形每一個小節,為我解釋詳盡。我為了要了解自然門究竟是甚麼,所以不得不聽師父的說話,全心地練習。

學旋轉門是不許出手的。師父要我把雙手繞在胸前或背後,或將兩手低垂,由師父在我的前面和後面,或左右兩旁分別發拳攻擊,而我則要利用身形的轉動,避開師父所有的攻擊。初時,因為旋轉的身形做得不好,以致被師父的擊中。而師父的要求,要我做到他的拳打不中我為合格。

由於我們的身體不停旋轉的關係,所以能把對方的攻擊力分散於兩旁。對方無論如何力大,都很難傷及我們。除非我們因為攝於對方力大,而旋轉做得不好,才會被對方擊中。所以師父每次為我練習時,都要真做。真做,即指在練習時絕不留手。

最初,我在練習時,要特別穿上一件用帆布做外殼,而內裡藏滿幼沙的背心型護革,以防因為旋轉得不正確而中拳。到了純熟階段,才除去護革練習。穿護革練習,還有另一個好處:因為護革是用沙做的,所以很重,穿在身上練習可以增強旋轉的勁度,以達致將來用身形攻擊對方。師父說他以前是穿上件鉛背心去鍛鍊身形的勁力,他建議我做一件作為平時練功之用。

旋轉門學完之後,隨著是左掩門和右掩門,然後再配合步法。這些步法,大部份以前曾經學過,所以現在去學並不感困難。所不同的,是現在才知道步法的用處,並不是上馬和退馬那麼簡單。例如,用門形身法去攻擊對方時,我們就要運用步法,使身體在對方不知不覺間和對方的身體貼近等。

身形和步法配合的練習純熟之後,再配合門閂 (即手和腳法) 。上閂是出手,下閂是出腳。至於橫閂,可以是手,也可以是腳。學門閂,主要是如何將手法和腳法去配合門形身法。現在開始領略到,原來將手法去配合門形是這麼容易。只要學好了門形,再經師父稍為指點,就會明白如何出手了。純熟了之後,不但能將以前所學的手法去配合門形,還可以自創手法;甚至,可以胡亂出手,所謂熟能生巧也。

之後,師父要我練習由左掩門轉為右掩門,由右掩門轉為旋轉門。將三種門法互相轉換,同時配合各種步法去練習。最後是斜門,即倒身法,形狀像一隻門,作傾斜擺放,用意是用門角去攻擊對方。師父表示,門形的變化是學之不盡的,它是本派的根基,也是本派的奧妙。可惜我們所知的僅屬皮毛而已。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