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術簡報

在市面上有很多不同纇型的雜誌,但是缺乏了一本專介紹武術的雜誌,相信很多武術愛嗜者希望知道多一點本地武術的動態。在這裡希望能集合大家的力量,創辦一份屬於大家的雜誌。

Wednesday, January 18, 2006

〔門派介紹之二〕──── 少林黑虎門 

少林黑虎門起源 撰文:滕原拓海    篇輯:亞里

〔本報訊〕黑虎門是由廣東十虎之一的蘇黑虎於二百多年前所創立,由於祖師在少林寺學藝,按中國人的傳統必須向人尊告師承,而 "黑虎"二字是祖師的本名, 故稱為少林黑虎門.

在香港把黑虎門發揚光大的是黃祥宗師,黃宗師畢生熱愛武術, 不斷尋訪名師學藝,最早至一九二八年開始, 黃宗師已經開始在香港立館授徒, 前後共度過六十多年武師生涯.

黃祥宗師(1902 - 1989), 字吉旋, 廣東番禺人士,當時獲九鐵當在旺角火車站附近撥出官地作黃宗師的教場, 為了方便傳藝, 黃宗師更在場內種上, 直椿,梅花椿, 及九齒磨盤椿, 該教場和各種木人椿一直保留,直至八十年代初,由於香港實拖鐵路電氣化須要沿線改造鐵路系統始把場地收回.

少林黑虎門經黃祥宗師融會各門各派之拳術後,內容更為豐富, 套路多達百套以上, 包含各門各派的精粹, 然而, 我相信沒有同門能夠把所有的套路學習. 原因是多方面的:

一, 由於黃宗師所學甚廣, 集各家拳術和各種奇門兵器大乘, 再加上本門之武術, 不單止令到套路數目眾多,而且每套拳所演練之招式極多,以業餘學習, 根本不大可能把所有的套路均學習,如筆者學習了十多年還沒有學上三十套

二, 像許多的傳統師父一樣, 黃宗師早年把許多鎮山之寶 擇徒而授, 一要天份,二要合眼緣,否則絕不輕易傳授.

三, 黃宗師教拳是因材施教的, 按徒弟的身體質素和心性而教授不同的內容, 因而有些徒弟會多學腳法,另外一些則多學拳術, 即使同門師兄弟所學的同一套拳也不會一樣. 也許對一些人來說是匪夷所思, 但只要學習黑虎門一段時間便會明白,固定的套路與招式是不重要的. 靈活強壯的身體,堅強不屈的意志,和臨敵變化的頭腦才是致勝的關鍵. 學習套路是要發揮人的潛能, 而不是限制潛能的發展, 它僅僅是一種學習過程罷了.

黑虎門獨門:

黑虎門教的是黑虎十形拳,十形者, 即龍,蛇,虎,豹,鶴,獅,象,馬,猴,貂. 是剛柔並濟的拳術, 套路分作前椿,中椿,及後椿三部份. 本上與其他南拳沒太大的分別,主要武學與少林拳等功夫也有包含著,另外亦有獨門武學如下:


藤圈 (寶鴨穿蓮)

藤圈正名叫寶鴨穿蓮,基本上是訓練橋手的工具, 以一寸粗的藤, 屈曲而成直徑約十四至十五寸的正圓形, 練藤圈不單止可以增加寸勁, 而且使橋手練得堅硬, 此外, 受藤圈所限, 雙橋手及位會自然地緊守中路,因而使近戰的招式更加緊密. 除了鍛鍊橋手外, 本門之藤圈套路亦把藤圈作為武器使用.

黑虎

是約二尺長的棒, 在古代是用金屬制造的重兵器, 左右手各使用一技, 在戰場上擊打穿厚甲的敵人, 發展至今已用其他的材料代替,由於器材簡單, 在日常生活裡不難找到如水喉管, 木方等合適的代用品, 因而極為實用. 此外, 是傳統的中國武器,即使現在已經很少人懂得使用, 但亦不要以為只有菲律賓人才會使用類似的武器.

金碗鐵筷
金碗鐵筷傳自廣東十虎之一的蘇乞兒,相傳蘇乞兒行走江湖而惹來許多仇家, 每時每刻都要防範, 但又不可能經常帶著武器到處去, 故產生以日常生活用品"碗和筷"作武器的念頭, "金碗鐵筷"實際上是以金屬打製的碗筷, 可隨身帶, 平時作飲食用, 隱藏動機. 一旦須要作戰, 筷子主攻, 鐵碗主防. 筷子點打穴位, 而碗則招架對方之攻擊.

也許和蘇乞兒的性格和背景有關,此套路有許多不按常理的地方, 例如, 一般套路的起式都是要求立正作好準備的, 但是這套金碗鐵筷卻借助一套八仙檯和椅子幫助起式, 演練者先要坐在椅子上開始, 接著要用鐵筷子朝向地上劃出"丐食"二字, 這種神秘又令人費解的儀式, 說不定與傳說中的神秘幫會"丐幫'有密切關係, 可今天已無從稽考!

蘇乞兒是一位傳奇人物,武功極高但行為怪異,一生放蕩不羈淡薄名利,即使他曾經在廣州設館授徒,可是今天其武功已不見流傳, "金碗鐵筷"也許是唯一的證據, 証明這位帶戲劇性的民間英雄確實存在過, 而且還為中國武術作過貢獻.

九齒磨盤椿

九齒磨盤椿由九枝椿手所組成, 頭頂一支, 上盤四支, 中及下盤又各有兩支. 頭頂之椿手可上下擺動, 代表敵方從上而下之哨或掛槌, 中盤四支椿手可左右轉動, 代表敵方之左右橋手, 而椿身則以麻石或三合土制成. 九齒磨盤椿可單人或雙人對練, 特別是雙人對練時, 一方推動椿手即使另一方之椿手轉動, 故另一方之練者, 須要立即作出反應, 或控制或閃避椿手之攻擊, 變化多端有別於單純的木人椿. 本門九齒磨盤椿是有一首詩配合的, 詩雲:

入山學武出師門  雙龍抱鼎下凡中
險過木人一零八  鋤強扶弱是英雄
拳腳力風聲唬唬  腳法閃出似蛟龍
指抓剛勁能碎石  動神奇得妙功

這首詩除了說出此木人椿法源於少林寺, 而且學習的人必須鋤強扶弱外, 還印證了一個少林學藝的經典傳說,即下山前必須應付一百零八技木人椿, 之後還要在唯一的出口打開山門, 但門前置有一燒紅之銅鼎阻擋去路, 必須雙臂運勁把熾熱的巨鼎移走, 因而正宗的少林子弟臂上必然烙上雙龍的標誌,而這套九齒磨盤椿的第一式便叫作"雙龍抱鼎", 動作是立一個四平馬, 出雙橋, 分別上托中盤左右兩技椿手,形似抱鼎, 相信是為了記念這些典故.
參考資料: www.black-tiger.org

Tuesday, January 10, 2006

〔中港交流之二〕──── 港深群英會少林

撰文:亞里

〔本報訊〕 一月七日 晴天而有點冷,一早完成手頭上工作,準備北上,此次是由ET哥和石黑龍兩位兵分兩路,分別從上水火車站和九龍塘火車站出發.

內地網友包括:王涛,美国魔法师,霸王花 ,老纪,陈强 ,金三脚, 神意掌,老王,天天,天星,一五一十,湘南游侠,大猫,二当家,香水有毒,西门, 野火,阿梁,110,刘军。小魔女 ,曾经,天使,娃娃,思红,梁子,贝贝,曾经的表妹,還有更多。*

香港網友包括ET,太廢,Credit,Credit師父,真怪物,健二,四哥,平師兄, 拳四郎, AWAI,黑龍, Nobody, 滕原拓海, 斧頭, 古納, 鋒之谷,小龍.打合共18人.

ET帶隊的一行有 ET,太廢,Credit,Credit師父,真怪物,健二,四哥,平師兄, 拳四郎, AWAI,中龍共11人由在上水火車站 2:00 pm準時出發.

我是1:45pm到九龍塘即黑龍會面, 同行有石黑龍, Nobody, 滕原拓海, 斧頭, 古納, 鋒之谷等等一行7人, 原定是應該2:00 pm出發. 不過,小龍.打 說快要到達,兄弟們唯有耐心等候,但再三催促之下,原來他2:15pm仍然在公司忙工作,當時已經在心想 [死仔, 該早說啦!], 看情況他是沒有吸收 [百人斬.小龍] 的經驗了....呵呵!結果,當然報應不爽啦,這是後話,下面再說.

在沒有等到小龍.打情況下,我們一行七人開始2:25pm北上,中途已經收到法師的電話,是特意提醒我們到深圳香格里拉酒店打的,果然是照顧週到,〔武道天空〕的人空興旺直接和魔法師網主的投入熱情成正比.不久,黑龍好像也收到ET哥們過了關的電話.我們到了羅湖過關大約是3:00pm左右,坐的士到少林明星武館,費用大約是RMB 17元左右,時間不過12分鐘,真有夠近啊.

3:15pm左右到達,黑龍在附近士多買了些汽水,坐電梯到四樓少林明星武館;順道說,少林明星武館的館主是〔功夫〕一片中扮演潭腿苦力強的釋行宇.中層三樓好像是按摩場,不過,兄弟們看見技師的磅數都有點怕,因為全是重量級,要不是打完後,來個按摩都不錯.但是怕打不死,給按死了,可是笑話了.

一進門口,偌大的場館,怕有3000多呎地方吧,門口進入附近有一個擂台,不算標準台,不過還是不錯,台上是一班4-8歲的小朋友在玩耍中.再看是人頭湧湧,男男女女有恐怕30多人到了,數個高大的國內兄弟打沙包,砰砰有聲;一個在練掃踼側踹,國內的側踹的快而有力,連續出擊,上次交流已經從小龍身上得知一二.當時,全場差不多有50 - 60人.

好像是見到老纪,陈强,老王數位在談話中;見到華山網友四哥和ET哥了,想不到是中龍也來了.我和nobody眼中主要是先找尋魔法師.找到了!接過了魔法師的膠菜刀,鋒之谷已經急著和nobody用小刀比劃一番.

不久,看見了前體院摔跤隊員神意掌了,上次網聚華山兄弟都在他身上獲益不少,這一次見到了,份外高興.有機會是希望找一天,兄弟們上來,專門由他來介紹〔中國摔跤〕的技法.再來是找到了王濤,有看〔散打王〕的香港朋友,對這個散打精英,打法像泰式,用低掃過五關斬六將的,應該是不會陌生.當此機會少不了要跟他來個合照.

台下由黑龍努力到處奔走和捉對,好像有一兩場是Awai對了一位和尚頭身材健碩高大的兄弟玩拳擊,和尚頭兄弟是老纪,互相對搏,拳擊力度是挺重的,感覺上是老紀打拳是喜歡遠距離直拳重擊較多,打擊拳擺放位置在頸部附近,而腰挺得比較直,可能是和散打先出拳,埋身再摔的技術有關;Awai是比較多用手肘防拳,埋身打鉤拳多,相互有攻守.之後,好像Awai還和另外一位身材短小精悍灰衣黑短褲的國內兄弟比劃拳擊,印象中,國內兄弟身法靈活,比較多打埋身拳,但拳擊力量也是按級別中很蠻重的.另外,好像是拓海和國內網友湘南游侠;古納也和國內網友二當家玩了場拳擊,古納好像是玩很多派,有詠春吧,錯了別罵;二當家好像是有玩過傳統武術吧,雙方打法比較保守,伺機而動,互有攻守.

順道一提,國內交流和華山有點不同,國內一般是打7至8成力度的,對於比賽的實戰性是挺有幫助的,也不會做成不良的〔留力〕壞習慣;當然,個人心理質素和武德要求是比較重視,因為要做到〔留手不留力〕.如果,其中一方給打中了兩三下拳,沒有必要再追擊作KO,因為交流是為了學習和進步,不是為是〔偷雞摸狗〕或出陰招討個名頭.

由於現場太多兄弟,互相并不識,魔法師就拿了摔跤衣出來,找來前體院摔跤隊神意掌來玩摔跤,先把台上炒熱一點.穿上紅色跤衣的魔法師是有點像電子遊戲〔街頭霸王〕的Ken.而法師上台和神意掌試招,嘗試施招沒有成功,就給神意掌摔下了.之後,是我上台,摔跤我是沒有太多心得,給摔還是不怕,一連給摔了三四跤,當中,中招後我做了一下拍蓆受身,而神意掌說台比較硬,不要拍蓆,怕會弄傷手臂,下次要問跤中時應如何倒地了.之後,是真怪物上場,他平衡感比我好多了,纏繞時間長了點,用了些泰式夾頸方式支持了好一會,但在摔跤高手前,最後還是中招;接著是拓海上場,結果一樣.

整體感覺是神意掌捉小袖時,力很沈,發招時的崩勁很有整力,步子很小而靈活,雖然退役一段時間,忙於公務,但功夫仍然在身,有機會要向他多請益,介紹和保存中國跤的精細技巧.

接著是王濤上台介紹是3招散打常用的摔法,分別是〔捉臂抱腰摔〕,〔夾臂掃腳摔〕和〔接腳摔〕.王濤找來魔法師做示範,真怪,拓海和我數人不輸人前,上台跟著示範,一邊看,一邊做.第一招是比較像柔道的大腰(說錯別罵),大家比較容易上手;第二招是正面夾臂容易往上提,下身掃腳,要比較要求上下協調,較不容易.第三招是接中腰腳,前踏壓膝的摔法.

之後,王濤介紹了一種散打的訓練方法,即一人給捉著單腳,給捉的人要保持平衡,捉人的想方法把對手摔倒;好像是法師,我,拓海和CREDIT師父都有上台捉著王濤的腳來試試摔他,但都不成功.個人感覺是王濤的平衡感極好,加上柔性很強,要摔倒他極不容易;nobody試用他的剪刀腳都刈不倒王濤.這種情況,CREDIT師父上台說了是一招把對方的腳夾在脅下,轉身跳起坐在對方的膝蓋方法,有點好像俄國Sambo,但一定要有極強的彈跳力和速度才可以成功.

接著是王濤介紹踏前一大步出的〔低掃〕,果然勁度十足,根據了解原來不搞定步低掃是因為防止給接腳摔的可能.數位朋友都跟著王濤示範去踼沙袋試〔踏步低掃〕,記憶中有神意掌,法帥,Awai和一位黑衣牛仔褲中等身材的兄弟跟著做.之後,好像是有介紹出拳方式,但當時,一部份20-30人左右已經把眼光移到台上〔武道天空〕的招牌貨〔打抄包〕節目上.

〔打抄包〕節目規則是由女方作拳打腳踢,男方只可閃可擋,但絕不可以還擊.

第1號沙包Awai沒有記錯好像是上台連續給打兩次了,對手是分別是小魔女和另外一位白衣姊妹;第1回Awai vs小魔女拳腳交加,力度絕對不差於一般男子,上次黑龍和魔女試手後,差一點難以回港,Awai努力防守都數次給迫在台角,Awai力保不失.第2回,Awai vs白衣姊妹試手是比較輕鬆,數次引頭給對方擊打.事後,根據我訪問,Awai是非常喜歡給打,他對內地女網友的評論是拳重而有組織,認識多年,我是很清楚他喜歡被虐待的心態(說笑....呵呵!)

接著是第2號沙包小龍.打,記得開段說的報應嗎?沒錯....就是現在,認識霸王花的都知道她是〔武道天空〕數一數二的沙包殺手,深圳跆拳女子季軍并不是浪得虛名;當時,我,真怪,拓海,鋒之谷一起跟小龍.打說,這個是很容易〔吃〕的;但是小龍.打轉身時,我們已經掩咀在笑,小龍.打是沒有用拳套上場的,最初還好,用了空手道手法接下了些重拳,但重拳快腿下,中了數拳,開始發現不對勁,這杯〔霸王花〕不是人人飲得下時,呵呵;小龍.打用了招靠法把霸王花撞下,立時滿場倒彩,原來他是不清楚規則,之後給打埋繩時,忘記了是誰,反正他是在繩邊的給華山兄弟夾著,霸王花立即如猛虎出閘,拳腳交加不在話下,好像還有數下膝撞哩!做沙包的如果要應付殺手,還有場邊的人,的確可以訓練到現實格鬥精髓,但確實不易為啊....呵呵!

之後,第3號沙包 斧頭接了小龍.打 飲剩的半杯〔霸王花〕是比較容易對付,用了些詠春手法對抗重拳,斧頭還是比較完整的下台,同時,霸王花打小龍.打是太開心了,用了大部份氣,故此先行退場.

第4號沙包 真.怪物 VS白衣姊妹,對於真怪這個用〔卡普耶拉〕低空貼地走來走去,轉來轉去的沙包,一時間不知如何發招.總之是真怪物安全下台.

第5號沙包拓海 vs 某姊妹,拓海打了數下側手番後,就開始他的沙包逃亡生涯,四處走,但最後還是四邊的人捉著,給拳打著了,〔沙包〕的確是走不了的.

最後,第5號拳四郎vs天使,一路防守,間中做高登〔Who fxxking Care?〕動作,當然都是少不了給抓在台邊,最後,當場由女殺手出拳腳制裁.

之後,我和真怪玩了一場地戰,出腳鎖位置錯誤,不成功.我逃過了一次頸錯,逃不了第二次,好像還中了一下臂鎖.

跟著Awai和魔法師的經典對打,算是當天比較打得火熱的一場,雙方帶上了拳套,護腳,護陰,來了一場對拳腳交加,差不多是全場在搏拳和搏腳,雙方出低掃都是泰式打法,雙方都沒有退,在對方出招的同時,找尋機會飼機同時出拳出腳.是一場沒有游走,以速度和硬度對賽的交流,一腳方下,另一腳經已接著出擊.跟Awai打過的朋友都清楚,如果封腳功夫不足,很容易給他2-3低掃就會完場;法師沒有怎麼用散打的側踹,反倒有時更可以在被擊中的同時連出兩下低掃,暫時封住Awai的一輪攻擊,現場反應熱烈,看上去是像打泰拳比賽一樣,算是當天最火紅的一場.

接著各人各自捉對,或擂台上,或擂台下,都沒有細看了,健二,太廢,古納, 鋒之谷,小龍.打都好像有試手,大家可自行補充.

玩著玩著,天開始暗了,大約是5:45pm左右,中間可能錯過一些場面了.由於兔兔臨時有事,最後真怪,ET和我三人只好就我們所知的巴柔,給魔法師說了些地戰技術.

最後,我們一部份人留下來去吃川菜,另一部份人先行回港.

總括來說,還是挺開心的一天.不過,可能我們下一次再來時要先問清楚各兄弟的磅數,願意交流的方式等等,方便我們交名單到魔法師預先進行配對,因為當天太多人了,有些兄弟還未有認識,有些沒有照顧到,希望諒解.

我想,只要大家保持友好的態度和正確的心態,港深武術交流是可以一直維持下去,應該大約維持在兩個月一次左右一次.

*按: 人名資料來源為〔武道天空〕